快捷搜索:  test  as

新华日报:“娱乐至死”的直播乱象当重典整治

  6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分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黑名单(第三批)》,因在直播中露出真实容貌引发网友争议的主播“乔碧萝殿下”和另一引发网友争议的主播“红花会贝贝”名列其中。据悉,被列入黑名单的主播5年内全行业禁止直播。

  近年来诸多直播乱象令人侧目,一些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尺度,一再突破法律道德和社会容忍的底线。恶意挑衅民族情感、以色情低俗内容“吸引眼球”、把畸形炫富当作生活时尚,甚至违法传播暴力恐怖视频等……这些行为社会影响恶劣,亟待清理整治,相关部门也曾数次对涉事平台网站进行约谈、责令加强监管等。

  尼尔·波兹曼曾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告诫公众,要警惕公共话语的娱乐性和技术垄断带来的困惑。在全民直播时代,这一警醒有着更为深刻的现实意义。一些荒诞下作的内容,仍在不断“推陈出新”,还有很多粉丝捧场;一些封禁下架的主播,“换个马甲”死灰复燃,仍可继续“收割流量”;一个“乔碧萝”消失了,还有无数个“乔碧萝”等着晋级新番“网红”。

  为何网络直播乱象屡禁不止?不得不说,与一些平台轻飘飘、软绵绵的所谓“监管”脱不了干系。“直播”所蕴含的真实感和娱乐性,是其吸引万千拥趸的天然起点,也是其存在的最大意义。从盈利模式来说,在流量变现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利益诱惑之下,平台对个别“网红”主播的无序失范行为往往采取默许甚至鼓励的态度。从用户心理来说,在与主播实时互动的过程中,好奇心和窥视欲得以满足,明知有诈还疯狂打赏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平台也能从中获益。但网络直播并非自娱自乐,而是一种公共传播,平台作为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理应负有审核责任和监管义务。

  对乱象丛生的直播行业,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黑名单制度值得大力推广,还必须做到信息同步和共享,并尝试推行内容黑名单、行为黑名单、平台黑名单等,以提升监管的覆盖范围和可操作性。在封禁相关主播账号的基础上,还要依法处置其违法所得,甚至直接关闭违规平台。在“黑名单”制度之外,建立包括行政监管、立法惩治、平台自律等在内的立体监管制度,并提高行业准入门槛,改进直播平台竞争模式,优化行业生态环境,打造全方位全周期的多面“照妖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