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吃鸡”成瘾是一种病?广州医疗机构首次专门

  目前青少年成瘾行为科以心理治疗为主,在认知行为的基础上结合家庭治疗、正念、内观、森田、厌恶治疗、脱敏治疗、巴林特等东西方经典有效的方法,帮助青少年解决成瘾行为的心理问题。此外,临床医生、体能康复师、作业训练师等专业人员还同时开展药物、物理、技能训练等综合辅助治疗。

  尽管和陌生人聊天还有些紧张,但私底下,爱说爱笑的小易(化名)已经和他的同龄人并无太大区别。在他的医生看来,这正是小易逐渐游戏脱瘾、建立起良好生活习惯的表现。

  很难想象,几年前的小易不愿意出门,整天在家玩游戏,每天从早到晚手机不离身,连家人与他说话都不愿意理。母亲黄女士印象中,小易经常在在家自言自语,被禁止玩游戏后还多次发脾气威胁家人,甚至将家人弄伤。

  “他母亲带他到医院治疗,我们经过诊断评估后,以青少年游戏成瘾将他收入院。”广州白云心理医院青少年成瘾行为科主任叶坚告诉记者,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专业治疗后,小易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学习习惯。

  医院收治“游戏成瘾”,在广州乃至广东尚属首次。4月27日,在第三届中国广州白云心理健康节暨青少年心理健康交流会上,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正式揭牌成立青少年成瘾行为科。记者在会上获悉,“游戏成瘾”已于去年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精神疾病条目,但相关治疗尚有待临床摸索,广州白云心理医院迈出探索实施规范化诊疗的第一步。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新版《国际疾病分类》成瘾相关工作委员会成员,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副所长郝伟从2000年开始在门诊中接触游戏成瘾的患者。他发现,最近数年来,游戏成瘾导致精神压力、产生妨碍学业与工作的精神障碍的案例在学会和医疗机构被提出的数量出现激增。

  2012年,郝伟联合2名德国专家撰写了行为成瘾的综述,作为世卫组织成瘾障碍工作组会议的背景文献,文中建议将网络成瘾障碍纳入精神障碍的分类。他表示,游戏过度成瘾之后,有些人会处于一个失去自控力的状态,影响他们的社会功能,“网络成瘾这个概念比较大,讨论的重点放到游戏成瘾问题上。”

  2018年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最新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中加入了“游戏障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游戏成瘾”,并将这个条目列入了精神疾病。该分类被全球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等作为疾病的判断标准加以参考。

  世卫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疾病,在一定程度上对网瘾的医学干预提供了合法化基础。2018年9月底,国家卫健委发布《中国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释义(2018版)》,对网络成瘾的定义及其诊断标准进行了明确界定。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近百家网瘾戒断机构,还有各种戒网瘾训练班、夏令营。郝伟指出,有诊断标准等作为指导,意味着相关家庭可以将患者送到医院接受专业的治疗,“游戏成瘾”有望步入规范化诊疗的轨道。

  “他妈妈带他进来的时候,他都还在玩游戏。当我们取下手机那一刻,他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在目前收治的12位患者中,叶坚对小军(化名)的印象最为深刻,进入医院的前三天,小军一直处于见人就吐口水、想咬人的状态,“这是明显的戒断反应。”

  据介绍,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其中学生群体规模最大,占比为25.4%。尽管目前尚缺乏大样本流行病学调查数据,但既往研究显示,青少年游戏成瘾的流行率约为0.7%-27.5%,其中不乏一些极端案例。

  广州白云医院执行院长肖磊介绍,界定孩子是不是游戏成瘾,要看孩子玩手机的时间,和不让他玩手机后的反应,“如果孩子表现出很烦躁,或顶撞家长,就会考虑他可能游戏成瘾。孩子沉迷网络游戏后,脑回路会受影响,其他功能会被弱化,比如社交功能会受阻。”

  他告诉记者,游戏成瘾有几大特征:在游戏上的时间花得越来越多;整天想着上网玩游戏,如果一段时间不玩,会觉得难以忍受;玩游戏已经影响到了正常学习、工作和生活;每当不能上网玩游戏时,就会感到坐立不安、情绪低落或无所适从;多次想戒,却欲罢不能。

  “青少年游戏成瘾,学校、家庭和社会都有责任。”他说,同伴影响往往是游戏成瘾的最初形成因素,如果学校老师不能及时有效地加以引导、监督和管理,一些学生很容易沉溺网络游戏。

  “家长要让孩子去正规医院接受正规治疗,选择精神疾病专科医院或者综合医院的精神科或心理科,不要去社会上各种非医疗机构,防止带来不必要的伤害。”叶坚强调,这样“喜欢打游戏”的孩子才能得到精神科医生的正确判断,早日重回正常生活。

  他介绍称,一些游戏成瘾患者还存在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需要在专业机构进行系统的心理治疗,对其进行正向引导,同时配合药物治疗。

  不过对于游戏成瘾行为,目前国际上尚未出台统一的治疗与防治指南,药物治疗相关研究也并无突破性的发现。叶坚指出,针对游戏成瘾需要采用综合干预措施,及时正规的心理治疗是首选治疗方案,临床观察确有一定效果。

  据了解,目前青少年成瘾行为科以心理治疗为主,在认知行为的基础上结合家庭治疗、正念、内观、森田、厌恶治疗、脱敏治疗、巴林特等东西方经典有效的方法,帮助青少年解决成瘾行为的心理问题。此外,临床医生、体能康复师、作业训练师等专业人员还同时开展药物、物理、技能训练等综合辅助治疗。

  “因为没有先例可以借鉴,目前我们还在谨慎探索。”肖磊表示,医院此前曾接到上百个相关咨询电话,但目前最终评估收治的仅有12人,期待更多医疗机构跟进成立类似的治疗中心,“我们探索这一步假如能够迈得好,对游戏成瘾规范化诊疗模式无疑具有很强的借鉴和促进作用,值得社会给予关注和期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