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学的时候讲故事高手财税剑客是个书迷,对人类的经济行为和政治活动特别感兴趣。

  在读完了哈耶克、孟德斯鸠、卢梭、托克维尔、福山等西方经济学、政治学经典著作之后,几乎对市场经济产生了崇拜之感,觉得市场经济就是万能的,但是现实很快就来打脸,还打的啪啪作响,中国经济有很多现象是西方经济学无法解释无法自圆其说的。

  讲故事高手财税剑客今天就对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中国特色市场经济做个具体分析。

  人是环境的奴隶,这句话一点放在人类文明的早期阶段来看是真正的真理,因为人是生活在特定时间和空间下的动物,时间和空间对人类的活动的影响是无比重要的,正如所有动物要出去觅食,首先要观察环境,识别环境中的危险。

  中国作为与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并行的文明古国,是建立在黄河流域的农耕文明。

  黄河从上游带来丰富的养分和物质流到几字型拐弯的地方(河南、山西、陕西一带)突然变成平原,大量泥沙沉降,形成了中原地带,有利于农业开发,但是也由于巨量泥沙堆积形成地悬河,黄河极其容易改道泛滥,形成水灾,再加上中国位于东亚大陆的封闭地貌,东边和南边就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西边有难以逾越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还有昆仑山脉,北方是游牧民族的大草原,因此对于中原地带富庶的耕地的资源争夺异常激烈。

  春秋战国时期各大诸侯国为了求得生存,在国家之间的竞争中称霸,不得不礼贤下士,纷纷招揽人才,我们目前所看到的诸子百家,基本上是春秋霸主齐国,鲁国,晋国重金聘请的学术人才讲学著书的结果,比如孟子就是当时齐国的学术大牛,弟子众多,当时的宰相可以挂六国相印,各个国家的人才如管仲、吴起等等可以择明君而侍,对自己的国家的观念非常淡薄,所谓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就是在这样激烈的国家间的对抗中形成的。

  随着农耕文明取代采集狩猎的生活方式,人口暴涨,对于耕种土地的需求非常大,各个国家互相征伐,民不聊生,所有的国家人民都盼望结束战争,统一起来,治理黄河,通商贸易,这也是秦国能够迅速崛起,依靠武力和征伐迅速灭掉六国的基础原因。

  如果放在欧洲古希腊罗马文明,或者南美洲玛雅、阿兹特克文明,它们的地理环境比较开放,不会出现像中国这样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生存危机,因此不会出现统一的呼声和愿望,自然也不会演化出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

  西方经常很好奇为什么中国人把统一看的如此重要,对于台湾,香港,澳门的回归看法如此一致,英国费了这么大劲却要脱欧,就是因为地理环境因素影响了各个国家的国民的人性。

  中央集权制度的在秦朝的确立,结束了封建制度这种不断分封、小国寡民的贵族统治,延绵2000年之久,建立了世界上独有的巨大人口形成的市场,创造了农耕文明时代的巅峰,到了宋朝,中国GDP占据世界GDP总量的40%,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影响力遍及全世界,从根子上来说还是中国的地理环境塑造的。

  而现代文明自文艺复兴以来,君主立宪制、民主共和制等政治制度的确立,都是依赖于封建制对于社会思想、商人阶级的过度宽松基础上的,而中国过早的消灭了封建制,使得向现代工商业文明的转型变得异常艰难,这不得不说是文明的诅咒,发展的过于成熟,就会抑制新生事物的成长,就如同资本主义已经发展了500年,现在也已经长成垄断资本主义状态,同样抑制了新兴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这给了中国最好的弯道超车的机会。

  关于人类经济和政治活动的研究,一直有三个最重要的角度,分别是政治,经济和文化。

  比如马克思说经济决定上层建筑,是典型的经济决定论,比如马克思韦伯说新教伦理决定资本主义诞生,是典型的文化决定论,比如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典型的政治决定论,那谁说的对呢?

  根据讲故事高手财税剑客的观察,政治、经济、文化(包括科技)三者互相影响,互为因果,在人类文明早期,地理环境、经济活动对于人类行为的影响力越重,随着人类生产率的提高,政治制度的影响力逐步上升,比如农耕文明的中国,中央集权制度对于农业文明在更大范围更大规模上进行集体协作起到了比封建制度更好的引领作用。

  随着人类进入科学时代,文化科技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上升到核心引领的地位,研究经济现象,不能将政治活动和文化活动分割开来,而要建立一个三体模型,对经济行为进行宏观和微观的双向分析,这也是财税剑客建立的故事经济学的核心观点。

  第一大变化就是中央集权制度下的秦朝取代封建制下的春秋战国城邦,政治上建立了大一统的郡县官僚体制,经济上建立了以农业为核心,工商为辅助的农耕文明,文化上焚书坑儒,确立了以严刑峻法的法治文化。

  秦朝第一次确立了中华文明的文化思想基础,将得封建制这种人类社会的低能构型转变为中央集权的高能构型,使得中华文明独树一帜,与西方的三权分立政治架构、无为而治的市场经济、个人主义和利益至上的文化思想形成鲜明对照。

  第二大变化就是汉武帝时期的“外儒内法”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正式确立了中华文明的基本形态。

  一个独特而完整的文明,能够引领世界潮流的先进文明,一定是政治、经济、文化三方面的有机结合体。

  首先政治上确立了“外儒内法”的政治哲学,对外以儒家仁义礼智信治理国家,对内部以法治进行政府权力运作,这里的法治不同于现代意义上的法制,它是以捍卫皇权为核心维护专制集权统治的法治,对于汉武帝到底做了什么,可以看我的另一篇拙作

  ,经济上彻底抛弃无为而治的市场经济,转为以土地国有,建立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经济模式,虽然改革开放30年我们逐步放开管制,鼓励各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但是中国经济的主心骨永远是国有企业,财税剑客预言,已经发展到庞然大物的互联网企业,不远的将来最终免不了国有化的命运。

  文化上“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儒家学说上升到官方意识形态的高度,道家、佛家和其他学派的学说成为辅助,儒家学说可以说是最适合农耕文明以血缘为纽带的思想体系了,因为它足够原始,足够感性,儒家学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以小家庭的老幼尊卑,各司其职去建构国家的政治结构,以人的动物本性去建构一个有序的社会结构,当然是最稳定也是最适合的,虽然它看起来确实浅薄僵化。但是它却是发展到科学时代,地球上唯一仍保留完整的古代文化化石。

  第三大变化是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兴起,基本确立了中华文明超越西方文明,引领人类进入下一个文明的地位。

  从1840年开始,无数仁人志士都在寻求中国复兴之路,从新文化运动的打倒孔家店,迎来德先生和赛先生开始,我们虔诚的学习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政治上建立了以人民代表大会为标志的民主集中共和制度,马克思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建立社会思想之所以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却无法在西方国家实行起来,就在于本身就契合了中国的集权政治传统,经济上建立了以国家资本为主,各种所有制混合经营的市场经济。

  我们要看到中国从汉武帝开始就不是市场经济,也并不是完全的苏联式的计划经济,要想在全球找到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完美代表,莫过于香港和苏联。

  殖民地时代香港模式估计是现实世界里最接近于理论上的完美市场经济,首先政治上港督大权独揽,除了维护英国人的利益之外几乎不对经济进行干预(没油水的事不管),香港税收条例收取少的可怜的资本利得税这种税收制度放眼全球任何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可能,就是因为英国财团挣了钱就带回英国,不想在香港被征税,文化上英国人输出了个人主义价值观,依靠香港大学建立了市场经济理论研究中心,产生了张五常等自由派经济学家。

  正如财税剑客所言,西方工商业文明天然具有分权自由的基因,因此三权分立、个人自由独立、追求进步,反感政府是市场经济的附属产物,这也是港独分子存在的文化基础,除了加强文化建设和基础教育,让香港人认识到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独特性和魅力,才能消除港独存在的文化基础。

  而苏联模式估计也是最接近于理论上的计划经济,其实中国即使在建国学习苏联的最高峰的时候也没有实现真正的苏联计划经济。

  苏联模式需要大量的高素质的数理统计人员在年初编制国民经济报表,涵盖经济生活的所有活动,基本包括七大部分。

  第七部分为财政收支预算,这七个部分几乎囊括了经济、政治、文化三个活动的静态和动态发展,堪称是人类构想出的最宏伟的社会机器运行模型,可惜的是人不是机器,人是会犯错误的,再完美的计划如果没有对人性弱点的洞察,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所以中国建国之后学习苏联模式失败了是一件好事,即使进入大数据时代,财税剑客也认为苏联模式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计划经济模式不符合人作为生物的基本属性和物理属性,没有可持续性,虽然短时间内会提高效率,但是长期来看不能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

  梳理了一遍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历史,对比香港和苏联模式,我们就能够看清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本质,那就是不走极端,而走中庸之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首先是建立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国情基础上的。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突飞猛进的快速发展,政治上中国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会随之更加注重权力的集中,建立人工智能系统和大数据分析系统,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很有可能进一步调整和优化,加强中央省的政策研究和分析,市级以下政府职能进一步削弱和合并,达到对大方向上控制,小方向放权的目标。

  经济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将以大数据经济为核心,目前我们课本里的市场经济是建立在信息量不够、信息颗粒度还没精准到人的基础上的,而大数据人工智能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将使得信息采集和信息处理量超越人类的生物学极限,精确到人,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会形成以国企负责国计民生的资源型企业为主导,大数据平台型企业为核心(腾讯,阿里巴巴),在各种细分领域有独特产品和深度服务的小公司或独立个人的三体市场格局。

  中国经济原先是学习苏联的市场经济,按计划生产,然后按计划消费,生产什么消费什么,然后过渡到市场经济,按市场需求生产,按利润分配,然后过渡到共享经济,按消费生产,按价值分配,最终在大数据时代将进入共产经济,老板和消费者的界限将被打破,按需求生产,按需求分配。

  目前互联网内容产品公司已经开始实行这样的经济模式,因为距离消费者最近最方便快捷,互联网公司首先在互联网上发现消费者的某种需求,然后进行创意的个性化和独特性的表达(招聘大量产品设计师和需求定制师),接着放在平台上展示,吸引消费者提前下单预定,拿到订单之后再找工厂进行生产,开始实现以个性化、服务化的需求洞察驱动生产,这样的趋势将会愈演愈烈,最终将彻底取代传统的市场经济模式。

  而这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将是知识型、创造型、智慧型的市场经济,它将和传统西方以资本为核心,以垄断生产要素比如土地、厂房、劳动力供给为主要特征的资本主义国家彻底区别开来,这或许就是中国独立于世界文明,并引领世界进入下一阶段文明的最好证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