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让教育成为师生喜欢的事情”哪有说起来那么

  做一个很棒的老师,是王岚一直以来的梦想。从小学里就像模像样给学龄前孩子上课的“小老师”,到一次次地带领学生领略数学之美,再到一次次地站上教学大赛领奖台的资深教师……对于身为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的王岚来说,“做校长”这件事并不在她的人生规划之中,但在面对常州市武进区锦绣小学校长一职的调令时,她仍欣然接受。

  王岚任校长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常州大学联合办学,锦绣小学更名为常州大学附属小学。两年过去了,学校的变化不可谓不多:原本招生期间问津者寥寥,现在咨询电话络绎不绝;最初人事结构极为不平衡,现在每个老师都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并努力坚持着;校园里也处处充盈着书香——学生在大厅、在走廊都能随手拿起一本书阅读。

  其实,王岚的教育“法宝”就两个字:喜欢。让自己喜欢,让老师喜欢,让孩子喜欢。

  “王老师最近在‘牵手乡村’活动中上了示范课,瞧,这就是我上课时的样子。从这些照片中,你们能获取到哪些与数学相关的信息?”复习课上,王岚拿出了几张比例不同的照片,用真实生活引出了这节课的重点内容“比与比例”。在之后的课堂中,她更是数次请同学们做小老师,向全班同学阐述自己的理解。

  没错,即便是做了校长,王岚也还是坚持任教,每天都站在讲台上为孩子们上一堂数学课。

  屡次斩获教学大赛一等奖的她对老师们说:“我的课堂永远向你们开放,不需要提前打招呼,你们随时都可以过来听课。”所以王岚的学生现在已经习惯了课堂上听课的老师,也习惯了王老师总是在走道上穿梭的身影。听课老师们很少见到王岚站在讲台中央——不是在教室里走动,就是邀请学生亲自站上讲台,自己坐在下边侧耳倾听,再相机而动。

  这是王岚的课堂生态,也是她的人生态度:不论是作为校长、老师还是学生,人生怎么能静止不动、安于现状呢?

  所以她在来到常大附小后率先进行的改革也是如此,撤销原来的行政办、教导处、教科室、德育处等,设立行政支持中心、课程指导中心、教师发展中心、学生成长中心、资源服务中心,让每一位老师重新思考自己的价值与职能。

  “要成就一个人,就让他把正在做的事情变成自己喜欢的事情。”王岚鼓励老师们参加省、市、区举办的教学比赛,在认真磨课的过程中有所收获。每次,她都不遗余力地给老师提意见、修教案,并发自内心地享受这种“帮助别人绽放自我”的感觉。

  除了通过比赛来提升教师的专业素养,王岚还面向全校举办了“成长节”,全体老师都要先参加总共3轮的教学比赛。第一轮由教师根据提前选定的内容进行自主备课,也就是写教案,然后由学科负责人抹去所有参赛选手的信息,盲评出优秀教案。第二轮是课件设计,每位老师根据前一轮评选出的优秀教案进行课件设计,最后老师们会对所有课件进行集中研讨,这次依旧是盲评,最终评出的优秀课件,就代表着本年级的最高水平。

  第三轮则是微格教学,老师们需要根据评选出来的最优课件进行教学。与从前自说自话的模拟上课不同,微格教学要求一个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时,其他同年级、同学科的老师都要在下面扮演学生,和老师进行互动。这是王岚特意提出的要求,她想让老师真正去理解孩子,而理解就是要站在孩童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最初进行微格教学时很顺利,老师与老师的配合堪称“完美”:台上讲课的老师提出一个问题,台下听课的老师马上就心领神会地回答出来。

  渐渐地,老师们也开始发现问题,这样的课堂太顺畅、太完美了,根本不是老师与学生之间真正的教学生态。于是老师们开始试着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设想课堂上会出现什么问题后,给上课的老师“使绊子”:这个老师故意选错解题思路,那个老师假装听不懂……

  教学角度的颠覆在提升教师的教学能力与自我管理能力时,也使他们更加理解孩子,更容易呈现出既有吸引力又有成长力的课堂。

  有个年轻教师用“刺激”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对于整个成长节的感受,这让王岚感到欣慰,当老师们感到刺激的时候,也许正是他们开始渐渐喜欢,抑或是更加喜欢自己所做事情的时候。

  “成长”的另一大主力军是孩子。“我想让孩子觉得数学是很容易的。”提出“易数学”概念的王岚,打算将“易”也渗透到孩子们的日常学习里,“容易,平易,简易。”

  除了常规课程外,常大附小还有许多缤纷的课程:入学课程、绘本课程、成长课程、戏剧课程……各种各样的选修课程、项目课程,不怕学生找不到自己喜欢的。

  参观选修课程作品时,记者听到了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大概是在上语文课吧。同行的庄校长神秘一笑:那就去瞧一瞧?

  教室里正在播放一段视频,黑板上写着36个词语:备具候用、恭请上坐、焚香静气、活煮甘泉、孔雀开屏、叶嘉酬宾、孟臣沐淋……这些明显带着“文化底蕴”的词语到底是在说什么呢?

  关于“茶历史”的视频结束后,再往教室望去,一群孩子端坐在茶具面前,按照黑板上的36个步骤进行演示:将自己面前的茶具一一按顺序摆放好,请客人坐下……当然,出于安全等原因,在“焚香煮水”等环节,孩子们进行了“无实物表演”。从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来看,哪怕工具并不齐全,他们依然与“茶道六君子”相处得十分融洽。

  其实这门课正是常大附小的选修课程之一——茶艺课程。学期伊始,学校组织老师们自主申报选修课程,平时喜欢研究茶艺的二年级语文老师想,为何不将茶艺申报为选修课程,让感兴趣的孩子们一起学习呢?经过预报名与审核,学生数量达标,于是便有了孩子们静心品茗的那一幕。

  这样的选修课程一共有60多个,轮滑、武术、编织、方言、创客、经济公民……学校尽最大努力提供土壤,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特性与喜好尽情地生长。

  除了茶艺,与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结合而成的课程,还有“锦绣扇河”“鼓动人心”“有口皆碑”“彩绘油纸伞”等项目课程。在学校与常州大学合作办学后,王岚与老师们被“常大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的民族文化所感染,而常大附小的地理位置又极佳,周边有常州大学、武进健身广场、区文化艺术中心、武进图书馆等,正好可以用来做一系列的课程探索:在健身广场里的游泳馆进行游泳课程,回来后在走廊尽头处接一碗姜汤喝;在文化艺术中心里制作素扇、绘制扇面、做手抄报,不仅能了解“扇历史”,更能领略扇画之美,提升审美能力;青年节来临时,孩子们与常州大学的志愿者们一起在油纸伞上画出“五四精神”……

  当然,其他联盟校的资源也给王岚带来了一些灵感,也由此诞生了每年儿童节的两大活动。

  其一是中高年级的戏剧表演,从确定主题、敲定故事到编写剧本、排演戏剧,全部都由学生主导,老师只负责帮助引导。值得一提的是,不论学生的“演技”如何,都能在戏剧的舞台上谋得一席之位,而那些在幕后工作的同学,也会在某一幕的某个场景里,暂时放下工作去“客串”一把。

  另一活动则和低年级的绘本课程有关。“我和他一样,一样喜欢走路,一样喜欢在这样的夜里仰望星空,一样喜欢大海亲吻脚丫的感觉。我和他又不一样,我喜欢优雅的钢琴,他喜欢酷酷的架子鼓……他爱我,我也爱他。我问妈妈为什么,妈妈说,他是我,我也是他。”王岚动情地念起一对双胞胎的绘本,眼睛里满是感动与欣喜。

  当孩子们拿起画笔记录自己的生活时,也许他们感受到的仅仅是满足,但当老师们联系印刷厂,将那些稚嫩的画与真挚的语言印在铜版纸上,诞生出一本本精美的绘本时,孩子们开心地笑了;而当学校真的在儿童节那天为他们举办“新书发布会”时,他们真正地感受到自己是被重视、被尊重的。

  “出书”的同学中,二年级的任同学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画了三本绘本。“我有一本书在学校图书馆,还有两本在武进区图书馆。”她骄傲地说。

  任同学的一本绘本放在了学校图书馆里,还有一部分同学的绘本则被放在了学校大厅的三根柱子里,事实上,王岚现在更愿意称这些柱子为“生长的书吧”——不再是单调灰白的圆柱体,取而代之的是明亮温暖的黄橙色椭圆柱体,一直延伸至顶端。中间像书柜一样设置数间小格子,每一格都整齐摆放着书籍,最下面是可供休息的台子,孩子在课间或者放学时可以坐着阅读。

  最初“书吧”里的书籍摆放是有讲究的,不同类型的书籍占用不同的格子,艺术与审美类、科学与思维创新类、心理健康类……但阅读过程中书本难免交叉,久而久之,不同类型的书便混在一起。王岚并没有安排管理人员定时清理,她觉得不必去干涉自然现象,只要书吧里的自助阅读是明确的,对学生来说,看书的概率就会大一些。

  “我想把学校变成一个走到哪儿都能看书的地方,让阅读成为一个大概率事件。”“柱子变书吧”的故事并不是心血来潮,王岚说自己的家里就随处是书,有时想去看看电视,但因为被沙发上的一本书吸引了目光,便会拿起书来读。她还举了一个例子来阐述这背后更深层次的意义,“可口可乐公司在摆放旗下的魔爪饮料时,藏了个‘小心机’,他们把魔爪摆放到红牛的右手边。彼时红牛是销售量最高的功能饮料,消费者购买时拿错的概率就有13%。如果我们让书尽可能多地出现在学生的视线中,学生随便拿起一本书阅读的概率就会增加。”

  所以,在常大附小的校园里,除了图书馆里的几万册书籍外,你随时都能在教室里、走廊上、大厅里看到书的影子。

  “学校最好的样态是图书馆的样子。”王岚说起心目中期待的学校模样,“不是成人视野下的物态的、固化的场所,而是儿童视野中生长的、变化的地方,是他们喜欢的图书馆。”

  在王岚的教育思想体系里,有个字占了很大的比例:易。这个字可以理解为“容易”,让阅读、让学习、让成长变得容易一些;更可以理解为“改变”,改变教学的方式,改变孩子对待学习的态度。

  然而她更清楚,一切教育最终都要回归到“不易”, 儿童的立场“不易”,学科的本质“不易”,她对教育的赤忱更“不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